女同学让来插 - 色撸撸,色人格,色久久,色情播播,色撸撸影院,色久久综合网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女同学让来插
女同学让来插
「杨芸!」杨芸惊慌地抬起头,看着比自己高三十公分的男生。周东华彷佛一夜没睡,下巴冒出一层发青的胡根,他抓住杨芸的肩膀,「你去哪儿了!我找了你一天!同学们说你没去上课,宿舍也没有见你,到底出了什么事?我给你打电话也没人接!你究竟去哪儿了?」与他相反,这一天两夜中,杨芸一次都没有想起自己的男朋友。昨晚她跟那些男生做完,连路都走不动,在篮球馆睡了一夜,天亮才勉强起来回宿舍。没想到周东华会在楼下等她。昨晚性交中杨芸头上一直套着纸袋,这会儿脸上并没有异样,但衣下的胴体却沾满了发干的精液。她紧张地看着周东华,假如知道真相,他也许会在暴怒中扼死自己,一向不会撒谎的她不得不编出一个理由。「我去了同学家……没有带手机……我……」「谁?」「一个女生……」周东华松了口气,声音温和下来,「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,我们系一个女生上周失踪了,到现在还没有消息。还有……」他想说与她同样被选入滨大美女排行的苏毓琳,甚至在校内被人强暴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这不是诅咒自己女友吗?「只要你没事就好。」杨芸低下头,不敢接触他的眼神。「还没吃饭吧,我带你吃早点。」杨芸现在越来越害怕跟他在一起,连忙说:「不了,我上午有课,回宿舍拿课本就要去上课了。」周东华不由分说拉住她,「你去拿书,我给你买早点,然后送你去上课。记住把手机拿上,以后有什么事记得先告诉我。你看,我急得胡子都要白了。」周东华拉住女友的手去摸自己的下巴。杨芸的手小小的,凉凉的,摸在脸上很舒服。但今天……周东华疑惑地抽了下鼻子,不知哪里有股淡淡的骚腥气味。杨芸连忙抽回手,「我先上去了。」周东华耸了耸肩。他根本没想过杨芸是否会做出什么事。相比之下,他更担心自己定力不够。比如昨天见到苏毓琳,他就有点胡思乱想。曲鸣一手拎着装球的网兜,一手拿着牛奶,一边走一边喝。这会儿离上课还早,路上没有多少学生。清新的晨风吹过路旁的樟树,带来淡淡的草木清香。跟在后面的蔡鸡忽然扯了他一下,「老大,你看。」曲鸣抬起头,微微怔了一下。对面林荫道上走来一个少女,她穿着鹅黄的古装长裙,长发用一根钗子挽住,然后拢成一束,那缕乌亮的青丝从颈侧垂下,柔滑地贴在胸前,流露出一丝诗意的婉约。那身服装尤其漂亮,不知用什么料子裁成,既洒脱又飘逸。少女神情恬淡,自如地走在校园,整个人有种出尘脱俗的美态。滨大的奇人不少,但像南月这么美的绝无仅有。在滨大美女中,南月是公认追求者最多的一个,不过能配上她的,大家都认为还没有出现。「老大,这妞怎么样?绝对是处女。」「想搞她吗?别忘了,她是学医的。」蔡鸡带着几分认真说:「我的意思是,把她弄到手,让她当你的女朋友。」曲鸣心里动了一下。拿南月当女朋友,这个主意似乎不坏。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南月身旁停下,接着车门打开。南月微弯下腰,微笑着说了几句话,然后上了车。这辆车曲鸣曾经见过,他还记得那是个带着保镖来上学的女生。曲鸣拿着喝空的牛奶盒捏了一把,抬手一投,捏成一团的纸盒准确地飞入垃圾桶。「等我和周东华打完比赛再说吧。」第一节课不知道讲的是什么就结束了。课间休息的时候,学生们三五成群在一起聊天,杨芸独自坐着,拿笔在纸上无意识地划着,脸上不时微微一红。忽然教室里安静了一下,正在聊天的学生抬起头,看着几个陌生的男生走进教室。三个男生都不高,前面一个鼻子上满是雀斑,手插在裤袋里,一副小混混的样子。另一个露着两颗大门牙,活像只兔子,最后一个又矮又胖,满身肥肉。有人认得他们,小声对同学说:「这三个是流氓学生,不过没人把他们当流氓,因为他们太笨了,还猥琐……」那女生看着他们,掩口偷偷笑着说:「真的好恶心……」三个男生径直走到杨芸桌前,杨芸抬起眼,露出疑惑的表情。「你是杨芸吧?」一个男生拿出张小卡片,递给她。杨芸看了一眼,脸顿时红了。在同学们惊讶的目光下,杨芸低着头站起来,跟着那三个猥琐的流氓男生离开了教室。三个男生把杨芸围在走廊尽头,「我们是红狼篮球社的。」杨芸害羞地点了点头。「我叫乌鸦。这是兔子和胖狗。」「你好……」上课铃声响起,走廊里空了下来,乌鸦看了看周围,在她脸上摸了一把,「你昨天在篮球馆,跟大家做爱了?」杨芸脸更红了,她没想到会这么快暴露身份。乌鸦嘿嘿笑了两声,「是老大告诉我们的。昨天我们三个没去,老大让我们直接来找你。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吗?」「知道……但我还要上课……」「课有什么好上的?」曲鸣在卡片上告诉杨芸,让她像对待他一样,跟这三个男生好好做爱。第一眼看到他们,杨芸也和同班女生一样,本能地觉得厌恶,但知道他们是红狼社的人,不知不觉中,感觉发生了奇妙的变化。她含羞说:「你们要在哪里做?」「就在这里好了。」乌鸦推开门。杨芸露出为难的表情,「这是男生的……」「那就用女生的好了。别担心,这会儿没人会来。」杨芸手指揉着发丝,犹豫了一会儿,「那好吧。」女生的洗手间没有小便池,但洗手台和镜子比男生的多了许多,对面是一排卫生间。这会儿里面一个人都没有,一片寂静。三个男生把杨芸带到最里面一间卫生间,然后关上门。卫生间本来就狭小,这会儿挤了四个人,更显得拥挤不堪,连转身都困难,但三个男生谁都不愿意出去。胖狗喘着气说:「真的是杨芸啊,滨大的美女,我们真的能上她吗?」乌鸦淫笑说:「老大说的你还不信吗?杨芸同学,把衣服脱掉,要一丝不挂哦。」杨芸红着脸把衣裙、乳罩、内裤一一脱下,赤条条站在马桶盖上,把姣好的胴体展露在三个男生面前。乌鸦们三个像喝醉酒一样,瞪着眼,脸涨得通红。「真漂亮,皮肤像牛奶一样……」「滨大有名的美女在我们三个面前一丝不挂,说出来谁会相信啊?」「杨芸同学,你为什么愿意跟我们做爱?」「因为你们是篮球社的,社长让我跟你们做爱……」「社长说你很听话,是不是?」杨芸点了点头。乌鸦捻着她乳头说:「有多听话?」杨芸娇羞地说:「像听老公的话那样……」卫生间里发出嘻嘻、嘿嘿、呵呵的淫笑声。「我们是你老公,你就是我们老婆,小老婆,把腿张开,让老公看看你的小妹妹……」杨芸坐在马桶盖上,两条洁白的美腿张开,被两边的大牙和胖狗抱住,她靠在背后的水箱上,用手指羞答答剥开阴唇。「怎么这么红?」乌鸦蹲下身,「老婆,你的小妹妹好像有点肿啊。」杨芸难为情地说:「昨晚做得太多了。」乌鸦把手指插进女生可爱的小肉洞里,「老婆,这是什么?」「是人家的阴道……」「阴道?做什么用的?」「让老公玩的。」乌鸦把手指插进杨芸体内,「美女的阴道就是不一样,里面滑滑的,好暖和……」杨芸斜坐在马桶盖上,张开双腿,被学校的流氓学生下流地玩弄阴部,脸上却没有丝毫反感的表情,而是既羞涩又喜悦,就像一个娇羞的妻子被丈夫淫玩。乌鸦俯下身,捅进女生阴内。杨芸低低叫了一声,「乌鸦哥哥,轻一点,有点痛……」大牙和胖狗一人一个拿住杨芸的两只乳球,捏弄着说:「老婆的乳房好大,摸起来好舒服。」女生白光光的乳球像皮球一样被他们玩弄着,她含羞说:「你们喜欢,就随便玩……」大牙忍不住掏出阳具,递到杨芸嘴边,「老婆,你来给我口交。」肉棒上散发着一股的气味,杨芸皱起眉头,「大牙哥哥,你好不卫生,鸡鸡这么脏。」「用老婆的口水来洗。」大牙用龟头顶弄着杨芸的唇瓣。「好了,我给你舔,下次记得洗干净哦。」杨芸握住他的阳具,伸出舌尖,在龟头上舔了一下,然后张开嘴,用柔软的小嘴包住龟头,细致地舔舐起来。胖狗嚷着说:「我也要!老婆,给我舔。」杨芸把两根阳具放在唇边,像吃冰激凌一样,左舔一下,右舔一下,不时把整根阳具吞入口中,用力吸吮。忽然门外传来脚步声,两个女生笑闹着进来,一个说:「你看到了吗?杨芸今天好奇怪。」「她昨天就没来上课呢。」「不知道那三个男生跟她说了些什么,他们就一起走了。喂,你说他们去哪儿?会不会……」另一个女生笑着说:「何琼,你想哪儿去了。那三个男生又矮又难看,给我我都不要,何况人家杨芸有男朋友的。」何琼酸溜溜说:「那可不一定。也许杨芸就喜欢那些小流氓。」另一个女生惊叫起来,「哎呀,我的卫生巾没带。」「先用卫生纸垫一下了。你看到杨芸走路的样子没有?好像腿中间有东西,我猜她昨天肯定是跟男生乱搞去了。」「瞎说,她男朋友昨天来找她好几趟呢。」何琼推了她一把,「不是她男朋友,也可以是别的男生……」几个人都屏着气,没敢动作,等两个女生离开,杨芸小声说:「乌鸦哥哥,我们去你的宿舍做好吗?」乌鸦也担心有人再进来,于是点头同意了。乌鸦、大牙和胖狗住在同一宿舍,这会儿正是上课时间,楼里空荡荡的。三个人带着杨芸回到宿舍,把门关上,然后扑过来扒掉她的衣服。乌鸦还要继续做,大牙和胖狗两个不高兴了,「你刚才已经插过她,这会儿该我们了。」「我只做了一半,还没搞完。」「我们也做一半,你再接着搞。」三个人谁都想要先干杨芸,越说越僵,最后同时对杨芸说:「老婆,你听谁的!」杨芸为难地说:「你们三个都是人家老公……这样好不好?我躺在这里,你们三个闭上眼睛来摸,谁先摸到人家的小妹妹,就先让他来玩。」三个人都同意了。「那好,你们闭上眼,每人转一个子。不许偷看哦。」杨芸躺在床上,张开腿,「老公,来摸吧。」三双手同时伸了过来,杨芸笑盈盈看着他们三个四处乱摸,等一只手摸到腹下,她笑着说:「胖狗哥哥先摸到了。大牙哥哥摸到了人家的乳房,是第二个。乌鸦哥哥不要生气,我跟他们做完,就让你搞。」乌鸦只好自认倒霉。胖狗兴冲冲地爬上床,压在杨芸身上。杨芸「哎呀」一声,「胖狗哥哥,你好重哦……」胖狗挺着阳具,急切地在她腿间顶来顶去。杨芸主动握住他的阳具,「在这里……」胖狗身体像一个圆球,小肚子顶在女生腹下,吃力地挺动他那几乎找不到的腰。没挺几下,胖狗就累得气喘吁吁。杨芸娇喘着说:「胖狗哥哥,你躺在这里,我在上面好不好?」「好好!」胖狗扑通躺在床上,杨芸分开双膝,跪在他腰间,然后一手扶着他的阳具,塞进体内。杨芸用柔腻的肉穴仔细套弄着肉棒,一边问:「胖狗哥哥,这样可以吗?」「再快一点!」「知道了。」杨芸跪在胖狗腰上,雪白的圆臀上下起落,那根肉棒被淫水打滑,就像一根又黑又亮的铁棍,在她微肿的阴唇间进出。杨芸发滑到一边,两只沉甸甸的大乳球在胸前不停跳动,碰撞中发出清脆的肉响。大牙也爬上床,抓住她的头发,把肉棒插进她口中。杨芸一边摆动屁股,一边吞吐着他的肉棒,下身的淫水越涌越多。先是胖狗叫了起来,「老婆,我要射了!」杨芸用力套了几下,然后把阴部贴住他小腹。没等胖狗射精,正干着她嘴巴的大牙忽然怪叫一声,把她小嘴当成肉穴,用力喷射起来。杨芸咳嗽着,把精液吐在手心,「大牙哥哥,你射了好多呢。比胖狗哥哥在人家小妹妹里射得还多。」还没干到美女的阴道就射了精,大牙一肚子的不情愿,喘着气说:「把它吃下去。」杨芸皱着眉说:「感觉好脏……」大牙板着脸说:「老公射出来的怎么会脏?快点吃,老婆不听话,老公会不高兴的。」「大牙哥哥,你不要生气,我吃下去就是了。」杨芸捧着男生的精液,伸出了舌头,把浊白的黏液一点点舔干净,然后张开手,「老公,你高兴了吗?」「老婆听话,老公当然高兴了。那边还有个老公呢,还不快去。」杨芸柔声说:「乌鸦哥哥,你想怎么玩?」乌鸦一直在旁边生闷气,冷着脸说:「我要跟你肛交。」「乌鸦哥哥好讨厌,连人家屁眼儿都要玩。」「玩你屁眼儿不行吗?」「当然可以,」杨芸乖乖爬到床上,翘起白嫩的小屁股,「乌鸦哥哥,你来吧。」乌鸦说:「干屁眼儿还要什么床?爬到椅子上去。」杨芸赤身裸体地走过来,爬上椅子,曲膝跪在上面,两手抱着椅背,然后撅起屁股,回过头说:「乌鸦哥哥,你别生气,人家愿意让你干屁股。」胖狗和大牙也凑过来,「滨大的美女玩肛交,我们要欣赏一下。」杨芸这会儿已经不那么害羞了,耸着屁股说:「你们看吧。」胖狗和大牙不客气地掰开女生的屁股,摸弄着说:「美女就是美女,连屁眼儿也长得这么好看。」「好像是插大了,是谁给你屁眼儿开的苞?」「是社长。」「老大还真会玩……乌鸦,还不快来。」乌鸦生气一多半是装样子,这会儿看到纯美的小女生乖乖撅着屁股,被两个男生检查屁眼儿,再也忍不住了。胖狗和大牙使劲地掰开了杨芸的屁股,乌鸦挺起涨得硬痛的阳具,伸进少女臀间,顶住她柔嫩的菊肛。杨芸白嫩的屁股被掰得敞开,露出浑圆雪臀中一点红嫩,她低着头抱住椅背,竭力放松屁眼儿。「乌鸦哥哥,你来插吧。」